2014年12月16日星期二

Photo of the year 2014

.
網絡上這照片最正,勁喜歡:



前面的那些牛鬼蛇神,部分就是收錢去美國受訓佔中的所謂死士罷!
.
.
.

18 則留言:

佛爺 說...

校長:

這群死士的定義是「死賴唔走」、「死纏難打」和「死路一條」。嘻嘻!

laulong 說...

仲有死蠢,死賤,死有餘辜,死而遺臭,這班人死盡後,普天同慶 XDDD

世純 說...

班人又要威又要戴頭盔,似係「怕死之士」多D喎。 :O

laulong 說...

怕死之士收晒皮喇,自從中港澳大反黑,收咗錢做嘢嘅黑幫見得不償失,逐漸退場,剩番啲變態廢青、仇警蛋頭冇咗班黑底帶領,當堂謝晒!

佛爺 說...

校長:

我突然從美國南北戰爭聯想到港獨的紙上談兵,所以寫了十三集南北戰爭。每一集也十分簡短,希望你可抽一點時間看一下,和給予一點意見。

我不能確保文內的資料全部準確,但我是認真對待這篇帖子的。因一些歷史年份,實在令人費解。例如傑斐遜‧戴維斯在1853年才任陸軍部長,為何他於1852年便任命羅拔‧伊‧李管理西點軍校呢?我是不會介意你指出我錯誤之處的。

美國南北雙方同文、同種、同是基督徒,持續48個月的內戰,死了至少70萬人。時至今天,不少南方人依然不相信羅拔‧伊‧李將軍投了降,他的數座宏偉紀念碑屹立在南方的州份,這是甚麼心態呢?

我是從一些冷門的事件去探討南北戰爭,對於數千個戰點和錯綜複雜的戰役並沒有提及,因這些戰事是非常沉悶和沒有趣味性。

林肯總統最大的功績是保存美國聯邦,並不是解放黑奴。但今天卻被傳媒故意地歪曲,這是罔顧歷史事實的。

我這篇帖文以一個較為中立的角度去探討南北戰爭,不會把北方說成是絕對正確的。是與非,各人自有一套見解。

南北戰爭綜合的連結如下:

http://ancient2today.blogspot.com/p/blog-page.html

laulong 說...

謝謝佛爺相邀,我對美國史不甚了了,會抱學習的態度去看你的鴻文 :)

佛爺 說...

校長:

早期歐洲人移居美洲,跟土著沒有太大衝突。但美國建國後,就開展了她的掠奪文化,才與印第安人爆發戰爭。南北戰爭就形成美國今天的兩黨制結構,而了解一下南北戰爭的歷史,就可知道美國今天的橫行霸道,早在十九世紀已經是如此的。

我這篇帖文不是正式歷史介紹,而只是勾劃南北戰爭的輪廓。你說是鴻文,我受之有愧。

香港廢青的香港建軍論,簡直是廢作,打遊戲機就可以。美國南方可以脫離北方四年,是她早已有精良軍隊,沒有建軍這回事。廢青也沒有提及,戰爭會死人,美國南方到處也有軍人公墓。

請看一下「克林頓與甘迺迪」一文,因對了解三K黨形成的歷史背景有幫助。網址如下:

http://ancient2today.blogspot.com/2015/01/blog-post_23.html

你有一套獨特見解,對南北戰爭的歷史觀點,可以給我起著啟蒙作用。

laulong 說...

文章看了,甘迺迪之被剌,是因為他的天主教徒身份,不容於極端民族主義者?還是其他?

總之,政治背後的搞手是利益?而且往往是見不得光的利益!

佛爺 說...

校長:

我是從社會心理學的教科書中,知悉甘迺迪是美國唯一一名信奉羅馬天主教的總統。美國媒體對甘迺迪的信仰,很少提及,不欲張揚。

1939年,民主黨人「卡伯特‧奧爾森」(Culbert Olson)當選成為加州州長。「奧爾森」是一位無神論者,他在宣誓就任州長時,拒絕說出So help me God。而「奧爾森」沒有為此事遭受政敵的攻擊。「奧爾森」的孫女,現在也是一名政治活躍份子,她也是「希拉莉‧克林頓」的好朋友。

「以教立國」的美國,在二十世紀四十年代,也會容忍一位無神論州長。甘迺迪於1960年當上美國總統,美國保守派應該會稍為開明一點。所以,我認為甘迺迪因為是天主教徒而被行刺的機會很微。但甘迺迪推出不少政策,例如平權法等,使到保守勢力非常反感,他為此而被行刺的機會反而大。然而,甘迺迪被謀殺的真正原因,只有上帝才知道。

laulong 說...

也對,觀乎剌殺者之再被殺,可見背後是一個龐大的利益團體在搞局,絕非孤狼式的宗教狂熱者之所為。

佛爺 說...

校長:

「孤狼式的宗教狂熱者」,這句形容真是精闢。而我講多一件歷史事件,可以用來思考一下甘迺迪不是為獨行俠所行刺。

美國第二十任總統「詹姆士‧加菲」(James Garfield (1831-81)),他在就任總統四個月後,被他的一位追隨者開槍射殺。射殺他的是「查理士‧吉托」(Charles Guiteau (1841-82))。「吉托」是一位律師,他撰寫的一段演講詞,「詹姆士‧加菲」使用了兩次來競選總統。所以,他認為自己功不可沒,要求「詹姆士‧加菲」委任他為駐法國大使,但遭到「詹姆士‧加菲」拒絕。

「吉托」隨後向「詹姆士‧加菲」開了兩槍,「詹姆士‧加菲」中槍之後三個月逝世,成了第二位被行刺身亡的美國總統,也是美國第二任期時間最短的總統。

經過漫長的審訊,「吉托」被判問吊,他沒有無端端被「憤慨之士」殺了,因為,他是獨行俠,不是集體的陰謀。

* * * * * * * * *

另外,羅拔‧伊‧李將軍投降後管理的「華盛頓學院」(Washington College)升級為大學後,名稱加了羅拔‧伊‧李將軍的姓氏,名為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今天這所大學是達到甚麼水平呢?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以他自己的一套評分標準,把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評價為第一,哈佛大學只是排列第四。請參閱以下網頁的圖表:

http://www.economist.com/blogs/graphicdetail/2015/10/value-university

laulong 說...

連約翰連儂都可以死在自己歌迷槍下,世界其實真係有太多可能。

至於排名哩家嘢,太多影響因素,今日報章才披露,不少香港所謂名校,其實千瘡百孔,甚至行教育之名卻在反教育,真係笑鬼死!

佛爺 說...

校長:

我同意學校的排名沒有意義,我只是讓你知道「羅拔‧伊‧李」將軍曾經管理的的學院今天的狀況而已。

美國是「以教立國」和「以戰立國」。美國有不少黑人以為奧巴馬是回教徒,這是非常天真的誤會。

從網上的兩段視頻,可能會使你對「羅拔‧伊‧李」將軍在南方人心中的地位更為印象深刻。

「羅拔‧伊‧李」將軍在南方首都列治文的紀念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vKByEAGN84

「羅拔‧伊‧李」將軍在路易斯安那州的紀念廣場: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1UI2aXqpxY

laulong 說...

世俗排名往往是向聲背實,所以很多一直以來掛頭牌的那謂名校名人,其實不值一晒。

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 好過哈佛實不足為奇,因為迷信是有一種 momentum 效應的,愈多人信就信者感覺愈良好,愈安全,能獨排眾議,指出事實的勇者智者其實佷少!

佛爺 說...

校長:

謝謝你在繁忙中也抽時間看了南北戰爭和作了十分有啟發性的意見!從你的思考角度去看美國南北戰爭,雖然跟我的觀點有差異,但卻擴展了我的視野。正如你所說林肯總統解放黑奴是個Icon,我就一直認為這是歪曲歷史真相。

如你所言,「羅拔‧伊‧李」將軍也是南方人的Icon,所以才令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如此鶴立雞群,實質可能只是一所普通大學而已。

你在南北戰爭雜錄中的留言,為該篇帖子添上了光澤,我還是要謝謝你的見解和角度!

laulong 說...

佛爺不要客氣,是我學到嘢,從你處知道更多!

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 不一定普通,我只是指出世俗認為的名牌大學,中間有幾多迷信同水份真難以得知。至於羅拔‧伊‧李將軍肯定是一個俊傑,縱然若早點投降,可以減少生靈塗炭,但他生在那年代那環境,他才是自己行為的最佳詮釋者。

佛爺 說...

校長:

我想更新一下南北戰爭紀念碑的近況。

夏天時美國南卡羅連納州一名21歲白人青年,在一所黑人教堂內槍殺九名黑人後,因他身上穿著的衣服,有兩片旗幟,其中一塊是弗吉利亞州的軍旗,導致南卡羅連納州州議會廣場旗桿上的軍旗也被迫移進博物館。但事件並沒有就此了結,隨後很多聲音要求移去南方聯盟國的紀念碑。

經常冗長的辯論,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的新奧爾良市議會以6比1的大比數通過,移去市內四座南方聯盟國Confederate紀念碑。這四座紀念碑從1884年至1915年建成,包括在1884年落成,座落在新奧爾良商業中心區的羅拔‧伊‧李將軍紀念柱。這支紀念柱,羅拔‧伊‧李將軍的銅像是面向北方的。

另外三座紀念碑分別是南方總統傑斐遜‧戴維斯、一位南方將軍和1874年時,南方退伍軍人作亂而亡軍人的紀念碑。

這些紀念碑暫時未有去向,沒有決定移去甚麼地方。因今天的觀點認為它們代表奴隸制和白人優越主義。

我找不到中文媒體講及這則新聞,所以只可放一個英文新聞網頁。網頁的圖片,就是自1884年便豎立在新奧爾良的羅拔‧伊‧李將軍紀念柱,這座地標將會被移去。

http://www.nytimes.com/2015/12/18/us/new-orleans-city-counil-confederate-monuments-vote.html?ribbon-ad-idx=29&rref=us&module=Ribbon&version=context&region=Header&action=click&contentCollection=U.S.&pgtype=article&_r=0

laulong 說...

是歷史的幽靈,仍然影響著今日的靈魂!

好慨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