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2日星期二

踼爆鄭宇碩

.
網上圖片
辯解一:
鄭宇碩被指控盜用他人學術成果,他原則上是認了,但只說是疏忽,即是等如一個高買的人說自己壓力大,精神恍忽,所以忘了付錢。

辯解二:
這人又說事件被放大,與其真普聯角色有關,即是說是政治入侵學術,是政治逼害。即是說若不是真普聯角色,就沒有人會炒作這問題。


辯解三:
鄭宇碩承認因一時遺漏,在作者欄沒有加上合作撰寫該論文的朱亞鵬名字,但篇論文至少 3 次以  authors 代表論文作者,即眾數,證明他並非有意願剽竊他人成果。

辯解四:
年底就 65 歲,下年就會自城大退休,所以無需要這些名聲


*
*

踼爆詭辯一:
相信不用多說了,法官不會因為你說壓力大,因疏忽犯事而判你無罪。香港地誰沒有壓力,若人人以此理由,地處香港靚地的監獄可以收起大半,去起豪宅了!

踼爆詭辯二:
說是政治逼害,即是說只要攪一下政治這淌渾水,就可以得到免死金,犯了事就話係政治逼害和白色恐怖,自己反而是清白的受害者,是多少爛人奸賊在這塊遮羞布下公然犯事,招搖違法!

踼爆詭辯三:
發表學術論文是嚴肅的事,不要說大學生,即使新高中通識科專題探究,那些比小學雞只高一個階段的中學生都懂得注明出處,堂堂一個講座教授竟然忽略這點?用 authors 代表論文作者不只一人更是欲蓋彌彰,講了 三次 authors 你都唔記得落原作者嘅名?我信你腦退化還是信奸狗?

踼爆詭辯四:
這個最精彩也最狗屁,年底 65 歲,退休所以無需要這些名聲。即係個 70歲阿伯色魔話自己硬不起了來所以唔會去非禮,又好似一個有錢佬話自己大把錢根本唔會去高買一樣!年歲同財富都不是免罪責條件,若是,老嘢同有錢佬多手摸人,多手偷嘢都冇有怕了!


話喇,爛人學棍,香港有幾多?



誠信再受疑鄭宇碩想退 (節錄)〉 :  

真普聯召集人、城大政治學講座教授鄭宇碩學術誠信再受質疑。鄭宇碩被指年初在期刊發表的論文沒有加上合作撰寫該論文的內地學者名字,隨即遭媒體猛轟。鄭宇碩表示,這只是一時遺漏,已向對方解釋,並認為事件被放大,相信與其真普聯角色有關,唯有以平常心面對。不過,他表示,在政改一役之後,將於社運路上全身而退。

城大早前收到鄭宇碩前研究助理的署名投訴,指鄭今年2 月在”Journal of Asian Public Policy”發表一篇有關東莞醫保的英文論文,涉嫌抄襲中山大學內地學者朱亞鵬與兩名教授在2010年合著的中文論文。鄭宇碩接受訪問時否認存在抄襲,但承認因一時遺漏,在作者欄沒有加上合作撰寫該論文的朱亞鵬名字。鄭宇碩表示,事後已透過一名朋友向朱解釋及道歉,並已要求相關期刊作修正。他無奈道:「嗰篇論文至少3次以”authors”代表論文作者,即眾數,證明我並非有意願顯示自己係唯一作者,而且我年底就65歲,下年就喺城大退休,我仲爭呢啲嚟為咩?」

鄭宇碩捲入學術誠信風波並非首次,早前於1995年,時任城大人文及社會科學院院長的鄭宇碩亦曾遭人投訴其著作及論文涉嫌抄襲,城大成立專家小組調查,結果認為事件涉及詮釋上的疏忽,鄭宇碩事後亦被減薪及免除其擔任行政工作兩年。     

市日報  22.07.2014
.
.
.

29 則留言:

匿名 說...

"你話喇,爛人學棍,香港有幾多?'
想想自己先!

奕山 說...

真係...
信佢一成,包你一事無成。
信佢兩成,慘過雙目失明。
仲話佔中喎,唉...

蝸牛 說...

最難得係佢十多年前已經有前科,學術界竟然可以仲俾佢立足,政壇仲可以俾佢出嚟道貌岸然搖旗吶喊,爛人總會有,但係鬼叫又有大把人撐,一個偽君子擺明無恥狡辯,又睇吓有幾多正義上身嘅傳媒、專欄寫手、普通市民會講兩句人話?講爛,香港地政客夠爛,但係又點及一眾盲毛?

http://www2.hkej.com/instantnews/current/article/400178/%E9%84%AD%E5%AE%87%E7%A2%A9%E6%B6%89%E6%8A%84%E8%A5%B2%E9%A2%A8%E6%B3%A2%E6%9C%AA%E6%81%AF+%E6%9C%B1%E4%BA%9E%E9%B5%AC%3A%E5%BE%9E%E6%9C%AA%E7%8D%B2%E8%A7%A3%E9%87%8B

世純 說...

支持踢爆大奸狗嘅詭辯。

「疏忽」都係有罪責嘅,最多咪求情後判輕d。佢應該叫埋二子嚟幫佢求情,大讚佢為人光明磊落嘛,咁咪可以混淆視聽囉。另外,平生不作虧心事,就唔驚人爆你「黑材料」喇,乜能嘢都話政治逼害。

不過,最硬膠係「辯解四」,乜65歲後就唔需要爭這些名聲嘅咩,咩嘢道理呀?咁65歲後佢係咪都唔需要面呀?我建議佢佔中當日上台除衫除褲,赤裸裸咁顯示畀大家睇佢嘅赤子之心。

laulong 說...

匿名:

你寫篇文丙我咯,我去到你的鼠窩前洗眼恭看!

不過睇你個様都係寫唔出,藏頭縮尾的龜孫子,能有甚麼點子?你最好還是不要獻世!

laulong 說...

奕山:

文棍中之無品,他唔係第一,都係第二咯,讀書人,該以他的惡行為恥!

laulong 說...

牛兄:

一個大話接一個大話,一次剽竊接一次剽竊,條友根本就係毫無誠信的學術騙子!

laulong 說...

世純:

説得好,65歲之後佢直頭唔駛呼吸,唔駛食飯,唔駛用遮醜布包住自己醜惡的身軀與靈魂喇!

匿名 說...

不暴力,不佔中 —— 可以嗎?
要和平,真普選 —— 通過嗎?

佛爺 說...

校長:

今次鄭宇碩真是一舖清袋。作為真普選聯盟的招牌人物,是否有人從中作梗,爆料陷害他,已經不重要。他掛在嘴邊的「國際標準」,經已破產。

若果爆出他有緋聞或性騷擾,問題都不太大。但作為「國際標準」的積極倡議者,自己竟然欺凌內地教授英文水平不夠,竊取他人的研究成果,這個「國際標準」就認真「標準」。

作為一名教授,沒有理由他的自辯能力如此差,提出毫無說服力的理據去為自己辯護。皆因他立心不良,致使貪婪別人的研究被識破後,導致他百辭莫辯,亂了陣腳。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說...

政壇 ”元秋“ 今次在維園識得捉鹿脱角
罵一個 “澳宇碩” 鞦一個 “唔够秤” 談佔中

嚴嶺鋒 說...

鄭大教授為了萬民幸福,建設真民主、真普選,竟然不惜忽略本身專業,簡直要為他起番個貞節牌坊。

laulong 說...

匿名:

冇所謂真普選,即係地球就係地球,噏甚麼真地球,假地球!




佛爺:

這學棍智慧本來就低,人格更衰到無倫,真係影衰講座教授哩個銜頭!




inner:

政壇元秋還是太動氣,未夠沉著。黃癡鋒條白癡仔,一隻手指公可以撳死幾隻!




嚴:

大教授為了荷包利益,暗裏袋唔少咯,這個貞節牌坊,原來是黑金打造的!




Quality Alchemist 說...

同意校長及佛爺見解。
這不是疏忽,作者欄沒有加上合作撰寫該論文的作者名字是不可能。
當寫論文,首先就要寫多少個作者,再寫摘要,之後寫內容。在完成前,要經多次核對,無誤才上載到期刊處。
通常上載者是第一作者,因為有修改要求時,多數是找第一作者的。但也可是其他,如第一作者是研究生/學生,老師在之後的作者都會上載到期刊處。
因為全職教授比較熟識規則。

laulong 說...

是,做學問是要嚴謹的,不可能犯上這種疏忽,鄭在學術界這麼多年,不可能疏忽,唯一解釋就是蓄意剽竊!

Old-2 說...

其身不正,誤人子弟。如果發生向學生或其他教授,得唔得?重要一而再。大學重要唔要名聲?

蝸牛 說...

咁又點?佢物又係大爺咁開記者會,又有冇記者追擊佢呢?

laulong 說...

Old-2:

有風骨的學者又點會收黑金去做嘢呀,觀其行就知這人卑鄙無恥,下流賤格。至於一間所謂高尚學府能容納這種人,本身必也問題多多!




牛兄:

傳媒班記者,唔係蠢就係坑瀣一氣,香港今日搞成咁,佢地大有功勞!

佛爺 說...

蝸牛:

工欲善其事 必先利其器。香港要作奸犯科也可逃之夭夭,必先成為民主鬥士。至低限度,傳媒會同情你、體諒你和寬恕你。

蝸牛 說...

佛爺:
好似唔係同情體諒,而係直情冇問題咁喎,連好多升斗市民都係咁。睇波見到自己捧嗰隊打茅波,都可能講番句:呵呵!又係茅咗啲。點都係一句。政治上香港人唔會,嗰種盲目真係好恐怖,好低級,反而直認「凡反共嘅就算更垃圾我都撐」仲易接受。

佛爺 說...

蝸牛:

香港那班盲毛,是因為不服內地的經濟爬了香港頭,所以才逢中必反。他們唯一的理想,是奢望可以重拾八九十年代內地人要仰著香港人鼻息的狀態,所以就不時舉著港英旗幟。人脫離現實去追求一些不可能重現的榮耀,就只會越來越行為失常。如你所說,那班盲毛「好恐怖,好低級」,這是他們必然的心理結果。

總的來說,內地人的精神文明是跟香港人有一段距離,但經濟能力就大幅跨越香港人。情況便猶如十九世紀末的美國,她的經濟實力已經超越歐洲,但歐洲人仍然視美國人是沒有文化的。所以香港這群盲毛「自我感覺優秀」的局面,依然會維持一段時間,你無須介意。

類似鄭宇碩事件的個案,對香港這群盲毛是沒有影響的,他們仍然會對鄭宇碩「神一般」膜拜。但對持「中性」立場的人,他的誠信就會破產。這是社會心理學研究過的。不過,我不打算在這裡講這項研究的細節。若果鄭宇碩事件背後蘊藏陰謀去污衊他的聲名,這個陰謀是成功的。

laulong 說...

>>情況便猶如十九世紀末的美國,她的經濟實力已經超越歐洲,但歐洲人仍然視美國人是沒有文化的。

這就是縱的與橫的比較發明,香港那班盲毛沒有這種思維素質,因為他們是盲的!

eric 說...

指鄭今年2 月在”Journal of Asian Public Policy”發表一篇有關東莞醫保的英文論文,涉嫌抄襲中山大學內地學者朱亞鵬與兩名教授在2010年合著的中文論文。

最大問題唔喺冇加作者名而係一稿兩投兼抄襲,正式是要撤稿的。他其實是在搬龍門。。。

蝸牛 說...

佛爺:
是的,某些香港人對內地人的鄙視就是源於失去財富優勢的不忿,卻忘記了香港人以往在外地有多乞人憎。
劉兄:
他們盲,盲的背後是虛偽啊!

laulong 說...

Eric:

即係偷人嘢仲要一贓兩賣,不義之財與不義之名舐盡!




牛兄:

對,不反求諸己的偽善!

佛爺 說...

校長、蝸牛:

九十年代香港移民加拿大的人,待人接物也不可一世。香港的富二代留學生,入到寶馬車行的陳列室,開口就奚落也是來自香港的營業員不是穿著名牌西裝。傲慢與卑鄙,只是內地人才有?我呸!

台灣在反服貿期間,不少在北美洲的台灣移民,匯款回台灣炒人民幣,因利息高了數厘。這些現象,香港的「傳媒良心」就懂得以盾牌遮蓋著自己的良心。

類似鄭宇碩事件,西方大學多數會追究。不過,以現在香港「神一般的教授,豬一般的鬥士」,鄭宇碩可能更上一層樓,蛻變成英雄中的英雄。

laulong 說...

佛爺,仲有狗一般的大學校管 XDD

魔術師 說...


哈,講起反政府義士陣形對版權(起碼是道義上的認知),又點少得蔡總之得力助手方卓如?

http://charblogger.blogspot.hk/2006/12/blog-post_16.html

馬沙: 「今次這書最好看是大量加插博客留言。尤其是不敗的魔術師的"國金同人誌"。但好像有點妹仔大過主人婆!」

卓: 「我都有這感覺,可惜後悔已遲。」

馬沙: 「你出書前得到不敗的魔術師同意嗎? 有冇付他稿費?」

卓: 「........」

馬沙: 「至少應請他為你寫書序吧! 你的系列不是還有3冊嗎? 亡羊補牢,未為晚也。」

卓: 「考慮考慮!」

laulong 說...

呵呵,追佢付費,要佢完成知識人的道德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