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7日星期一

原來乜都唔做好過癮

衝完了卷後,交了分,一年裏最核心的工作完了,距離下一波繁忙的升留班會議還有好幾天,真有點優悠的感覺。

沒有了責任與事工,心裏隨意安放也隨意不安放,實在太好。連網誌也是,沒更新幾天,任它自由浮動,有人來瞄它一下嗎?沒人理會它嗎?我就像放了一尾風箏,手指頭勾著線尾,任風箏在天上飛翔,而我卻放目於周圍的大千世界。

政治好討人厭啊,紅臉黑臉都只在放射偏見與醜陋。股市商品經濟數據如上落的跳豆,欠債的國度人們紅了眼睛在維持虛假的寬裕,獨享霸權的大國在神經兮兮的狹隘計算,青澀藝人的離合故事竟成了社會議題,那十多二十條癩皮狗還在議會裏廢吠 .....

呵呵,世界很吸引嗎?還有不如罷,怎比得上携著你的手,在漫漶的霓虹光影下,走過那延綿不盡的長街。

網上照片:清風小荷塘
.
.
.
去年今日:我的世盃頹月
.

2011年6月24日星期五

造像




來自 ZR-100 的。
.
.
.

2011年6月22日星期三

不再見了, G10

五月中的某一天,下班後到旺角看手機,在西洋菜街見到有一名大陸漢擺檔收購二手機,便走上前問價。

我問完了手機,忽然心血來潮,把用了兩年的 G10 拿出來,他看了開價 1800 (早前在星際無機在手齋問價,回答都是籠統的千多元左右) ,我遲疑了一會,他就說 2000 罷。這 G10 我買入價是 3600多,現在已出到 G12, 那麼 2000 元該是個好價罷!好,就此成交,於是為我紀錄了不少平庸照片的 G10, 就在一時興起,幾分鐘議價之下,在西洋菜街頭消失了。





那兩張千元鈔票在我的銀包裏放了幾天,最終補了幾百元買了 Casio ZR 100, 打後的照片,便是來自這機了。

以上都是網上照片
.
.
.

2011年6月19日星期日

他是好人




昨晚深夜,小兒子走進房來,跟我說他公公去世了。

說是肺功能衰竭,一位八十多歲的老人家,幾年前因腦退化症進了老人院,基本上已認不出人,昨天,油盡燈枯去了,過不了今天的父親節。

孩子外公退休前擁有一部的士,自己當早班,夜班租給別人,一家人住公屋,生活還可以。九十年代初,老人家眼睛不好,便退下來,把的士賣了,在柴灣買了居屋,小兒子不久也大學畢業,找到穩定的工作,生活也是無憂了。

我前妻的這家人,就好像一個陰陽二分的太極,母親跟她的女兒們,都不好惹;男的那邊,卻是性情溫煦。尤其是老人家,顧家,不煙不酒不賭,樂天知命,胸無壁壘,是一個百分百好男人。可就是他的忍讓,才可留住他那性情暴躁,愛無理取鬧的妻子。

他一生算是快樂嗎?一些罷,譬如看到兒子大學畢業,找到好工作。三個女兒中有兩個的婚姻是沒有問題的。我只遺憾在我不能像他的忍讓,把半生埋葬在一段不和諧的婚姻裏。我做不到,我抽身而出,沒能讓他多享有一份安心。

自從六七年前我與他女兒決裂,就沒有見過他了。但我是不會忘記的,在我人生的錯配裏,我還是從他身上看到了一種範式,一種懿行,他的子女們是會銘記的。
.
.
.
去年今日:嚴浩的「心如工畫師」
.

2011年6月18日星期六

2011年6月16日星期四

一年一度雀歸來

網上照片

雖不至於一年一次,但真是打少了很多,是因為雀腳星散,退休的退了,忙於賺錢的賺錢去了,要組班實在困難。總不能走去雞記打呀,跟三唔識七的人打麻雀,見到美少婦會分心,見到臭檔男會嘔心,打的又是雞鴨鵝搶食糊的,那有興頭!

記得去年昨日,有幸組到班了,結果打出個極邪門的戰果。今年的前天,又這麽巧組到班了,但賽情卻沒有去年的峰迴路轉,可堪一記的只是糊了舖開槓自摸海底撈月小三元混一式么九對對糊 (共 20 番罷,若計海底撈月則是 21番了) ,結果轉負為勝。若非前一鋪抽水總額剛達是晚開支總數,否則jackpot 都掃埋,都咪話唔和味!

回家後把戰果記下,看看我們的雀盟紀錄,我是近 18 戰 17 勝,不錯了,只是打牌的機會愈來愈少,最終可能由心癢癢變得心如止水,那就真是無可奈何花落去,最終唔理雀歸來了!
.
.
.
去年今日:麻雀就是邪
.

2011年6月14日星期二

我兒絕不花生米

最近很愛吃這隻維力清香雞汁手打麵:

網上照片(台辦包裝,跟香港略有不同)

結果中招!裏面的麻油包驗出了塑化劑 DEHP。但這麵真的很好吃呢,麵身有勁,湯水鮮甜,早已成了我的新歡,之前深愛的胡椒麵早就變大婆去了。

我給這麵的恩寵,雖不至於陽雲台上,朝朝暮暮,但隔三差五就來一次,那頻密的恩遇,接觸時的快感,都叫人情迷不已。

早前傳出台灣食品有塑化劑,也擔心過這麵會不會有呢?今天讀報,果然,雖然要每天吃上 66 個麻油包才超標,但我相信我的血液多多少少已被塑化了。

男人被塑化了有甚麼惡果?呵呵,幸好我在塑化劑未廣泛塗毒前已生了兩個。今天讀報,知道有嬰兒因母親長期誤食塑化劑而陽具變小如花生米,而他們嘛,哈哈,很好呀,勁好呀,絕不花生米!
.
.
.
去年今日:再談賭
.

2011年6月13日星期一

在病的邊緣上

自從飲了三冬茶後,少說也有五六年沒因感冒看過醫生了。以前總是每年一病,例牌都是上呼吸道感染,進貢醫生也就是這原因。

這幾年不曾病倒了,但作病也還是不乏的,一兩年來一次罷。自己是很清楚的,喉嚨不舒服了,有些咳,呼氣感到烘熱的,就是作病時刻。這時候我會多沖泡一包三冬茶,吃北京同仁堂沒糖衣的牛黃解毒片,一般都能把病情壓往。要是還不行,就食幸福傷風素,吃了當安眠藥睡個飽也是不錯的。病差不多好了的時候就吃念慈庵川貝枇杷膏潤喉攝生,這公式到現在還是挺有效的。

過去幾天就是在生病的邊緣上,現在感覺好多了,該又一次戰勝了罷,我是倔強的,連抗病都是一樣!
.
.
.

2011年6月8日星期三

摧毀性美麗

網上照片:普耶韋火山噴發 (新華網)
.
.
.
去年今日:童趣
.

2011年6月6日星期一

甚麼時候開始悼念六四成了一種霸權

真的不想寫六四甚麼了,正如文友風月所說,很煩。只是最近出了些現象,就是某些支持平反六四的人,愛用這命題去分辨敵友,甚至將感受強加於人,像有人在郎朗演奏專場上要他彈奏一曲以悼念六四死難者;李娜法網摘冠後有記者曲線問她對六四的感受。

我尊重六四悼念者的自由意志,同樣,六四悼念者也必須尊重其他人的自由意志。郎朗演奏專場有他的定調,來欣賞的觀眾也有他們的期望,個別的觀眾又怎能騎劫其他人的意志呢?郎朗拂袖而去是因為那觀眾沒有尊重他,也沒有尊重整個演奏會。

可悲可笑的是,蘋果日報孔捷生之流隨即對郎朗加以撻伐,說他是愛國犬奴,很明顯就是悼念六四的強權表現。背後的理念是,悼念六四最大,無論你在做甚麼,演奏會也好,球賽也好,展銷會也好,婚禮也好,喪禮也好,只要一問及六四,所有人都不可廻避話題,都要肅然悲悼。

寫到這裏,我想起了電影裏的納粹黨,一見到希特勒,或者希特勒的象徵,都要肅然行禮一樣。

六四乃大是大非?對,但事情曲直仍有不同看法。你又怎能強逼任何人於任何時間任何環境都要想這件事,都要隨時就支持平反者的要求而垂首悼念呢?

自由是可貴的,悼與不悼,支持平反與不支持平反的自由都要被尊重與維護,這是顛撲不破的道理。


相關文章:我六四
.
.
.
去年今日:還可一看的大白人主義混帳電影
.

2011年6月4日星期六

恭喜李娜

網上照片

22年前張德培取得法網冠軍,正是六四之後。
.
.
.
去年今日:今天可以不談六四嗎?
.

2011年6月2日星期四

當叉燒飽沒有了叉燒

網上照片:迪比廚房


就像男人沒有了那話兒,還算得上是男人嗎?

叉燒飽是我每天上班的必然早餐,若碰巧剛出爐的更是乖乖不得了,熱烘烘,脹滿滿的,香氣誘人,叫我立即啖之而後快。只是近這週來,飽裏的叉燒卻愈來愈少了,試過吃完了整個飽,只有餡汁,卻沒有半塊像樣的肉。啊呀,沒叉燒的叉燒飽,搞甚麼呢?

早幾個月前,原本10元一份的早餐已加到 11 元。數字上加了百分之十,但 11元一份有熱飲有叉燒飽的早餐仍是超值的,但通脹持續升溫,飽店老板可能不想太頻密加價,於是在餡料上做功夫,結果出了這些無料飽!

我情願多付一兩塊錢了,就是要食有餡料的飽。唉,沒叉燒的叉燒飽,搞甚麼呢?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