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8日星期四

都是歐聯惹的禍

睇波所以超攰,超攰所以喪食,喪食所以暴肥,暴肥所以勁 down, 勁 down 所以臭寸,臭寸所以狂怒,狂怒所以揾人勁揼,揾人勁揼所以 .... 坐監!

呵呵,於是個邏輯就係:睇歐聯令你坐監,啱晒!

(網上圖片)
.
.
.
去年今日:去蓮
.
.
.

2011年4月27日星期三

感動的距離

公眾假期的第一天,隨醫療專車送母親到安老院舍去,料理停當後,致電孩子要他們來探望祖母。

院舍距母親住處不遠,便約他們在大厦入口等候。到了約定時間,便下樓相候。來了,看見他們自遠處慢慢走過來,心裏面竟然泛起了不曾有的感動。

是的,平時我都是近距離看他們,家裏的環境都是挺熟識的,縱使他們做對甚麼,做錯甚麼,頑皮甚麼,懶散甚麼,荒誕甚麼,我都慣了,一切已很平常。惟獨那天,在很少有的遠距離下看著他們,在多人的路上並肩走著,做哥哥的摟著比他高的弟弟說話,我心裏有說不出的觸動,像不太重力的撞擊著,搓揉著。

他們是我的兒子,我是他們的父親,是甚麼令我們在數十億人裏緊緊扣在一起?為甚麼我們憂慼與共,喜樂相同?

我知道,他們兩兄弟都不是很棒的人。事實上我也從不想他們會揚名聲,顯父母,賺很多很多的錢,我只希望他們活得快樂,有用,在社會上有用,一切就已足夠。

瞬間,孩子已站在我面前,他們當然不會知道,父親的感觸,剛已在他們身上走了深深的一匝!
.
.
.

2011年4月26日星期二

2011年4月21日星期四

Today

是極致的聲色光影之美:


.
.
.
去年今日:高山反應
.
.
.

2011年4月20日星期三

左丁山怎樣看教材

文章轉錄:

<不讀古文何來能力>:

左丁山讀中學時,有幸碰上一位老師,不按照教育司署之課程範圍教國文,直情叫我地到奶路臣街買本「古文評註」舊書,就教我地「弔古戰場文」、「過秦論」、「鄭伯克段于鄢」、「蘭亭序」、「李陵答蘇武書」、「赤壁賦」等等,背書背到我地死死吓,本國文課本反而係咁意講吓就算,記得讀胡適嘅「差不多先生傳」,佢一邊教,一邊鬧胡適,叫我地讀完就可以忘記,唔駛理。依家諗起,佢邊度有教材、學材呢啲嘢架。

親戚Y係教書 Miss,同佢講起依家啲年青人好似唔識古文,在中學究竟學甚麼? Miss Y 沒好氣咁同左丁山講:「你地班人好鬼 out,又唔知我地教緊乜。現在我地全部要依足教育局課程範圍嚟教書,否則冇得做。教育局明令唔准要學生背書,古文唔教好耐嘞。古文只係在中國文學呢一科有,但新學制推行後,上到中四,選修中國文學嘅學生,十個之中冇一個,好多學校根本停辦中國文學科,啲中國文學教科書死晒啦,邊度有學生買呀。至於必修嘅中國語文科,我地要注重學生九種能力,缺一不可,我地冇教材幫手,跳樓都似!」

撞鬼,甚麼九種能力,唔讀「蘭亭序」、「赤壁賦」,識乜嘢中文呀。 Miss Y 話一定要有教科書商教材先至識教,自己編寫就好唔掂,又係乜原因呢? Miss Y 話:「譬如聆聽能力,要有一位發音清、咬字好,無讀錯字嘅人朗誦一篇文章畀學生聽,我地學校冇專業錄音室嘅設備,錄出嚟嘅效果好差,學生聽得唔清楚就會考試肥佬。但書商會做埋專業錄音碟俾我地,你話幾妥當呢。家長買書係幫我地買埋教材(按:過去教材買書附送),但都係用於學生身上,為佢地好啫!」呢啲道理,家長點會明白。怪書商不如怪教育局班課程專家,將教書、讀書搞到咁鬼複雜,令老師疲於奔命,做到得閒死唔得閒病。但自上星期開始,學校唔准收任何教材、學材嘞, Miss Y 如何是好?佢嘆一口氣:「咪叫學校去買囉。學校冇錢買嘅話,學生最受影響,我地邊度有時間去做教材呀,一科通識已經教死人啦!」 Miss Y 又叫左丁山睇吓四月十日「明報」周日一篇「書商食死貓」,呢篇文章最能講出教師心聲喎,四月十六日「蘋果」評論版嘅韓連山亦啱啫!


*******

讀了左丁山此文,感受良多。我讀中文教中文很多年了,對現在所謂的中文新課程徹底失望。把中文閹割到支離破碎,結果是學生對文化精粹了無所知,行文說話卻又不見流暢精煉。這是死局,是一批不夠班的中文人逢迎不學無術的教局頭頭走出來的死局!
.
.
.

2011年4月17日星期日

教育 ‧ 幾段

關於教材

能教的老師根本不需要教材,不能教的老師有了教材也沒用!




關於名校

名校的教學一定很好,放屁;名校的管理一定很好,放屁。不過,新校能於十年內攀上名校,一定很好;弱校能於十年內攀上名校,更是超好!




關於減班

弱校減班沒問題,好校 (不是名校) 減班確是減少了學生被優教的機會。所以減不減班,可以根據學校的增值數據來決定。
.
.
.

2011年4月15日星期五

不想

一臉疲憊,我又怎能讓你把我看到?

所以我刻意隱沒在萬千浮動的面譜裏,在乍存乍滅的人生間隙

為你張望
.
.
.

2011年4月13日星期三

寫意

呵呵,總是有人自暴其短,晨早流流,就逗得人大樂!

於是我想起了毛澤東的滿江紅了:


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
嗡嗡叫,幾聲凄厲,幾聲抽泣。
螞蟻緣槐誇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
正西風落葉下長安,飛鳴鏑。

多少事,從來急;
天地轉,光陰迫。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蕩風雷激。
要掃除一切害人虫,全無敵。


原來小丑,真面目隱蔽在滿面油彩之下,縱使是嘴角向下苦著臉的,倒還是有點價值的!
.
.
.

2011年4月11日星期一

艾未未的有與無

最近真的是倦透了,於是趙連海先生的拙劣演出,我只在心中暗笑而已。還有那個像食家多過藝術家的艾未未先生,是那門子藝術呢?恕我眼拙,喜歡的就喜歡上天罷,拜託,我瞥一下都覺得是生命的浪費。

不過我倒也認同,若艾先生真是經濟犯罪,該由部門及早公佈,並立案調查審理。艾先生是可以保釋嗎 (唉,我又掉進了以香港制度去衡量內地制度的窠臼)?這樣子突然消失七八天,真叫人不明所以的。

內地有沒有抹黑艾先生?局外人真的難以言說,但莫須有同莫須無,都是混亂和武斷的思維。說中共是橫蠻專制的政權,於是所有罪犯都是清白的,是何其的強詞奪理?說艾先生是藝術家,所以不可能經濟犯罪,同樣是情感蒙蔽理智,邏輯欠通的想法。

艾先生是犯了罪嗎?由執法機構公佈詳情,再由法院去裁決罷。求真,不單是藝術家的相信,也是像我一個普通人的相信。
.
.
.

2011年4月7日星期四

腦死亡

該是最近太累了,渾渾噩噩的,昨天晚上想用 USB 線為手提電話充電,怎知拿錯了,把該接到電話的插頭伸到電腦的 USB 口去,到發覺時,想抽回,已經太遲了,伏的一聲,整個電腦即時死機,無聲無畫,像大腦中槍一樣,一點抽搐都沒有,就徹底死亡。

打後就怎樣都開不到機了,電腦才買兩年,竟如斯薄命?

於是整晚失落,像因為自己的一次不檢點,就失去了臥榻上長擁著入睡的伴侶一樣,很內疚,很自責。

無奈之下只有翻箱倒篋,找回保用證與單據,幸好保用期尚有兩天才過,便打算拿去維修。今天把電腦帶回校,準備放學後送到維修中心去。午後心血來潮,把電腦拿出來再試一次,意外地竟又開到機了,一切如常,像昨晚的猝死完全沒發生過一樣。

從此我知道,要令一台電腦即時癱瘓實在容易, USB 插口就是它的死穴。但電腦又似乎有自我修復功能,你不理它,過了一個晚上,它又可以對你和顏悅色了,像之前的風波,早已煙消雲散!
.
.
.

2011年4月4日星期一

情人菊




. 後誌:陽光下拍這小小情人菊照

. . .

2011年4月2日星期六

千年一歎

日全蝕 那年,趕上了一個張家界的團,為的是要貼近日軌的王道,結果在湖南看到較接近的全蝕,無雲的午間日色逐漸淡薄,像老照片的蒼黃在瞬間凝就,令我很想把它攫住。

那次旅程,還去看了個溶洞。這許多年來,溶洞看得不少了,本來是無甚稀奇的,但在偌大暗黑的洞裏,竟然給我瞥見遠處的一柱鐘乳,水從洞頂滲下,點點滴滴,竟然長了些綠色的植物。很奇妙,寸草不生的岩洞,因為裝設了射燈,種子隨水流附到鐘乳石上,而就是這個機緣,孕育了翠綠的生命。

聽說鐘乳石百年才長一厘米,這倒懸著的,是數千年的積累與修行罷,而這翠綠的攀附,就是如此的令人驚歎!


.
.
.
去年今日:喜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