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9日星期一

梅花三弄

看慣了國內少數民族,到了九族文化村,已不覺特別。那些拋上拋落的機動遊戲也不適合我,便在看那些民族棚屋之餘,影影週邊的花草。躑躅間,竟給我發現了幾樹早梅,在微風細雨之下,那艷紅的花瓣是交錯了時空的鑰,在這仲秋,忽爾冬來!






.
.
去年今日:威尼斯人
.

2010年11月28日星期日

我定是錯過了那片朝霞

日月潭的那夜,間中飄雨,讓我第二天早起看日出的動機簿弱了。房間又向內街,不能臨窗看到湖上的天色,結果是太眷戀那軟枕高牀,錯過了一天該很漂亮的朝霞。

懶牀到七時多,梳洗過後走到梯間的臨湖窗旁,才驚覺那湖光天色之美。那一刻,悔咎之情實在不能自已。日月潭的晴天該不會少,但能在我停駐湖邊這酒店出現,卻又機會難得啊!

結果是早餐不重要了,我用相機忘情拍下那仍很美的湖景,只是我知道,更美的彩霞天已離我而去,我是讓漂亮在我夢的沿上無聲流走,人生最璀璨的美早已是失諸交臂!


換了另一天,縱使是晴,那水紋仍會是不一樣的

那一葉孤舟,是為了我而補償嗎?

看著湛藍的水色吃早餐,可以坐上半天而不忍遽去

video
那真是靜的,聽到那鳥聲嗎?
.
.
.
去年今日:Somewhere in time
.

2010年11月26日星期五

好笑嘅男人葬花



話說哎吔校長貼了篇「日月潭那夜」,以為有嘢嘅8妹子即刻飊入黎,誰不知見到兩張單人床,知道冇嘢睇,噓一聲而散;但繼後入黎嘅大頭仔卻眼利,見到床上有花瓣,好奇地問點樣搞啲花瓣呢?哎吔校長懶文藝答咗,咖啡女皇路過,隨即插上一句。校長見招拆招,點知俾8妹子聽到,校長語音未落一個回馬槍從低角度直刺而上,哇,校長一個閃身,一個錯步,避過要害受創後,隨即氣走大小二週天,衣衫迸裂,摩雲手隨著回擊...


大頭仔說:
好溫暖的感覺!
床上啲花瓣咪要瞓之前攞開佢囉~


校長說:
大頭仔,咁酒店同間房嘅感覺真係暖嘅!
那些玫瑰花瓣 (哇你好眼利) 我咪攞去枱面放咯,爭啲攞去葬花添呀!


咖啡女皇說:
>>爭啲攞去葬花添呀!
笑死人咩!校長大人扛住把小鋤,挽住袋花,邊行邊吟林妹妹,扭下扭下...(小心喎)!


校長說:
haha, 乜你講到咁鬼乸架!男人葬花,可以好....好灑脫架!


8妹子說:
>> 男人葬花,可以好....好灑脫架!
對對對,可以好 man 咁將啲花塞入口,一路一路大叫『好走!』,最後以咀角沾著一片花瓣結束這個畫面。
諗起都覺得掂!


校長說:
no no no, 係男人脫去外衣,露出健碩嘅二頭肌、三角肌、胸肌,用起腱的手臂拿起鐵剷,叼著煙,掘個深兩尺的洞,然後把花瓣一把撒進洞裏,仰著頭,把香煙深吸一口後,凝視洞口三秒,接著把煙屁股用手指彈進穴裏,接著三剷就把穴填了,取回外衣,便頭也不回地回去...
um, 諗落都覺得掂!


哈哈,如此問答,怎能不誌?
.

2010年11月25日星期四

2010年11月24日星期三

日月潭那夜

儷山林哲園 是一間很有味道的酒店,大堂與客房的主體建築由台灣特有的 紅檜木 建造。一入酒店,你就會嗅到那木的香氣。酒店臨水而建,有專用碼頭。餐廳就像水榭,瀲灧的水波就在你前面湧盪。

那天,到酒店已然入夜,天還飄著時有時無的細雨。上房間安頓後就走到碼頭去,昏黃的燈光下那一個寂然的浮台,旁邊泊了兩艘遊艇,波聲寥落,湧動輕微,望遠是日月潭的那一片黝黑深遽。











.
.
.
去年今日:瘦與爆
.

2010年11月23日星期二

2010年11月22日星期一

西門町

在西門町街頭,一動不動的呆望報刊的他,背後該有故事。

.
.
.
去年今日:謝謝
.

2010年11月20日星期六

佛光留影





.
.
.
去年今日:可憐無數山
.

2010年11月18日星期四

幸遇星雲大師

遊高雄佛光山,沿斜斜的步道而上,到了許願池,導遊在介紹之際,回頭瞥見有汽車從步道緩慢駛上。他覺得奇怪,步道只給遊人信眾行走,怎麼會准許車子駛上了?

到車子駛近,卻原來裏面就是星雲大師,他坐在車頭司機位旁,笑容可掬地跟我們搖手、打招呼。我合什了,這一刻,我很有祥和的感覺。車子駛過後,我想,巧合真是要有很多條件與偶然才能成全的,一個只分多鐘的錯綜,可能就沒有這照面的緣份了。

團友事後都很雀躍,導遊更說大師近來多在美國而少在台灣,今次這麼巧他在這天回來了,又這麼巧我們正走在步道上,才能成就這見。

我又想,是星雲大師對信眾的關愛,特意讓車子沿步道而上,樂於見,本來就是一種欣悅的相顧啊!
.

下一站:印度

是心裏想了很久的念頭,該要開始籌劃了。
.

2010年11月15日星期一

今日明潭



日月潭原來真的本叫明潭。
.

2010年11月14日星期日

江山的文物,文物的江山

國民黨不能把整個江山帶到台灣,卻把整個江山最美的文物都帶到台灣去了。在故宮博物館看到的,都令我瞠目結舌,我從沒有試過在國內博物館得到相同的感動!

只可惜時間太短了,假如我再到台灣,其中一個原因必定是為了再遊故宮!

2010年11月13日星期六

做一晚台北人

land 咗,才知道行程 vice versa , 在有雨的台北,做了一晚台北人。

導遊說九月至十二月是季候風日子,台灣多雨,噢,偏偏在多雨的日子來台灣,不是很笨猩嗎?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幸好雨不大,在鼎泰豐晚飯後基本雨也停了。漫步台北街頭,也挺有舒徐閒適的感覺。


第一次換台幣,很新奇,因為想起常見常用的人民幣


這旗我小時候是很愛的,每逢雙十,家裏就一屋都是青天白日滿地紅


九份,微雨不斷,天色暗沉,難撮美景了


101大樓裏商户的金城武照,叫女博友暈其大浪的男人


雨霽後,台北街頭上的另一種濕紅流碧


沒搭捷運,但也走下去看看


港式文化中台開花,但這裏更走尖端,飲茶竟然通宵達旦
.

2010年11月12日星期五

細心看,很慨歎

.


台風,自我十八九歲已很嚮往,多想去那島看看。只是自從踏上大陸,鍾愛之情不能自已,從此有假期就上去走走,那管是幾千里的途程,還是百里的短旅。這假期,終於可以去台灣看看了,那麼台灣的歌,自然就聯想起了。

蔡琴罷,我很喜歡的歌星,於是電影那幕高音甜、中音準、低音勁隨即竄入腦際,搜尋了不同視訊,還是這個最好。看後竟然有種悲涼,與無可奈何的觸動。歲月、韶華、愛情、自傷、悲憐,一切在滄滄的東逝之水裏,上演、落幕。
.

2010年11月10日星期三

無可救藥的循環惡化

在這學校工作已十八年了,期間看過的風雨當然不少。人事傾輒這裏自然不乏,然而相對於其他行業與機構,我總覺這裏已較溫和。也許是較卑鄙的手段 ( 也曾經有的,但那人已退休了幾年,一個不知所謂卻曾有名氣的混蛋 ) 在這群讀書人當中,是難以使張出來罷!

不過,心胸狹窄,目光如豆,常以淺陋的己見去猜度別人者卻也不少。像我一位質素平凡的學弟,因為是前上司太座的下屬,結果因此關係而轉校到這邊工作,未經考驗就升級做了科主任。在他領導下,科務卻了無起色,做十六年就積弱了十六年。我以前還有任教此科時,給了很多意見,卻被他視作搞事的異類。最後我因學制轉變而轉教他科,意見相左的環境沒有了,卻因我還是他的上司,他對我的猜疑依舊存在。

大抵心胸狹隘的人常以自己的行徑去設想他人,黨同伐異,愛打小報告,他便以為我會像他一樣做這些小人之事。但卻不會明白,我從來是不群不黨的,也從沒有在上司面前數落過他甚麽。

這類人,心裏滿是計算、怨懟與不忿,他們從不願意面對自己的不足,你給他意見,只成了惡意批評;就算你胸無壁壘,他也視你為機心處處。這是無可救藥的循環惡化,一個永不成熟,也永不寬敞的卷縮靈魂。
.
.
.
去年今日:巧合
.

2010年11月8日星期一

亂碼

想寫又不想寫,寫了一半又把筆擱下。寫身邊瑣事嗎?又似乎很無聊,還想發一些政治廢論嗎?說了那又如何?放相罷,但久已沒有拿起相機,感覺早鈍,已難在思維的角落裏找到具新意的。這狀態,叫心如懸旌而無所終薄,用較新的說法,就是心情亂碼!

還是放一張罷,作為這天的紀錄。

2010年11月5日星期五

民主黨的無力打造共和黨的光環

但民主黨的無力又緣於共和黨的八年劣政。這代表甚麼?就是美式民主只迷醉在選民可以選擇政黨,卻從沒有一套較保證的人才產出制度,結果是受夠一個混帳總統後,人心思變,卻換來了一個束手無策的總統,又人心思變了,民意又聚攏到前混帳總統的那個政黨去。於是所謂政黨輪替,本來就是庸黨輪替。奉行美式選舉的台灣也有這種情況。

致治有太多太多條件與因素,又豈是通過選舉換個政黨,換個總統就能成事的呢?

2010年11月3日星期三

S

不是說女人的曲線,而是說某些人走路的姿態。

今天午飯後,以一貫的中快步速步行回校。走著,見前面有個小夥子一邊走一邊聽手機,在窄而斜的行人道上狀甚優閒地慢速前進。我趕上了,想從他左邊的空位超前,他卻忽然把軌跡移向了左邊。那我自然轉向他右邊了,正想超前,他又忽然移回右邊。我心裏已經嘀咕,搞啥呢?接著我唯有再移到他左邊去,嘿,他竟又移到左邊去!

我真是有點光火了,搞攔截嗎?瞄瞄這個大專生模樣的年青人,看樣子該是聽電話聽得入神,而且聊得很愜意啊,身體便左往右去的,軌跡常變,竟完全忘記了這路是還有其他行人的!

好,忍你,看你也不是故意的,我正想再移到他右邊去,他卻左轉走進了前面建築物去了。前路廓清,我舒了口氣,自然長驅而進了,但他的 S 型線路,卻令我在午飯後憋了淺淺的半肚子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