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1日星期五

用睡來迎接新年

過去幾天到了珠三角的幾個城市探望朋友,包括深圳、澳門、廣州、石龍。著了新買的羽絨衣,天氣卻比想象中暖和,陽光遍地,心情很是暢快。

回想第一次到國內正是三十年前,那時中國真可說是一窮二白,百廢待興,滿目都是粗糙的,老舊的,色調沉沉,今日卻市容亮麗,真的令人難以置信。也許沒親眼目睹過舊中國的朋友是難有這種感覺的,我是慶幸自己看過了。

與朋友相聚有普通的飯局,有很放懷的 K 會,舞臺歌榭,觥籌交錯,你是難以相信國人可以只相隔幾十年,就可以曠放沉醉在這些具質素的餘暇玩樂裏。當然,社會暗點也是很多的,這我不曾無視。

幾這天吃得很多,喝得很多,樂得很多,有些活動的密度是幾十年來從來沒有的。回家,倦了,過不久就是倒數,接著就用睡眠來迎接新歲罷!

但我剛才還是去了各位處探訪了,祝各位新年快樂!
.

2010年12月26日星期日

幸好蘋果還有個王家文



或許本末還是倒置了,該以喻銀燕小姐的 港情之旅 為起點罷。患了晚期卵巢癌的她耐住了病痛,耐住了嚴寒,從湖南到香港,圓了遊港之夢。

不想用太多的文字去敍述,王家文 已用了深刻的筆觸去述說一切。更令人欣賞的是 郭可盈,為她的粉絲送上關懷與愛,也領受了喻小姐對命途的堅強與坦然。在寒冬裏的一段令人泛淚的真實故事,其他報章都冷待了,只有蘋果突出了這段温暖。

祝福喻小姐,祝福這一對年青戀人,若然世界的光景真是太短促了,載不盡你們的愛,就正如你們的誓言,永續來生。


.

2010年12月24日星期五

聖誕快樂

去年的賀卡卻是一樣的心意,祝各位聖誕及新年快樂!

攝於澳門新濠天地2009
.

2010年12月19日星期日

咸濕仔的莫須無

癲狗嘅世侄寵兒成日馬草別人,於是馬草成了一個名號。這個三十出頭頭已 M 的花靚 ken,罵起人來惡狠狠的,卻原來玩弄女性也另有一手。幾個民主女粉絲不虞有詐,被這隻小癲狗或情感上或肉體上佔了便宜,實在只能說遇人不淑,江山代有賤人出,遇上了就只有自歎倒楣了。

小癲狗今日在公仔箱獻世,倒也滋油淡定,仲要保留追究被誹謗權利云云。其實這小癲狗也沒甚可說的,微小如斯賤格如斯想一想都只會令人作嘔,只是支持者一遇到這情況,就說是政治逼害。那大舊衰即刻衝出來護短,說小癲狗政敵多、情敵多,言下之意該是被人屈了。嘿嘿,原來入了泛民,在民主圖騰前歃過血就可以成世免責,有乜事就話被人陷害,永遠都莫須無,真過癮!

其實奉勸小癲狗,玩政治無所謂,反正都是人玩你玩,但玩弄女性卻是喪德的。不過泛民似乎好興哩家嘢,花面阿甘單嘢未落幕,就來個小狗阿馬的,唔通哩啲就係蛇鼠一窩,沆瀣一氣?
.
.
.
後記:小癲狗早已在政壇消聲匿跡,代之而起的是一條叫黃羊達的瘋犬!
.
.
.

2010年12月17日星期五

篤波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學理不通,狂妄自大的劉曉波並不是甚麼好腳色,但因為做了反華勢力的馬前卒而出名,更因此而獲酬了個變了質的和平獎,招來部分人喝采,不明就裏的人的熱淚。

本來一個如此不堪的人,實在不值得我花時間去寫,但我又怎能讓他混淆視聽,欺世盜名,甚至有可能為家國帶來動亂與災難呢?結果是我用了很多時間回應各位留言,真像進山採薪的樵夫,忘情看仙人對奕,局終離去後卻原來囊中斧已然鏽蝕,人間已歷千年。

我是愛雪月風花的,像今天晴朗的日下,最好悠閒在那餐廳落地玻璃旁的座位,享受暖暖的日、濃濃的熱飲,和那些我愛的雜誌報章。而對面,可還有同在閱讀中的妳,偶爾送給我一個流轉的眼波與凝視。
.
.
.
去年今日:為錶作誌
.

2010年12月13日星期一

劉曉波的空凳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莾謙恭下士時。若是當時身便死,一生真偽有誰知。」

看了很多擁劉曉波的文章、網誌,心裏就不禁浮起這詩句。是非真是難說的,仇共的人會說對劉的指控是抹黑,但若叫他們找出抹黑的證據,他們卻舉不出來,也懶得去找,總之一句:就是抹黑!

嘿嘿,我能說你是太 green 嗎?
.
.
.
去年昨日:星期五好一個人

後記:去年的這篇文章我也很愛,於是我稍稍打倒自己的理性、紀律與習慣了,一切都是因為一種偏執的愛。
.

2010年12月10日星期五

我有權不喜歡劉曉波

正如我不喜歡陳方安生、李柱銘一樣。

我質疑今次諾貝爾和平獎的頒發,正如我質疑去年和平獎頒予奧巴馬,2007年頒予戈爾一樣。

和平獎是要嘉許「促進民族團結友好、取消或裁減常備軍隊以及為和平會議的組織和宣傳盡到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貢獻的人」。奧巴馬有做到嗎?戈爾有做到嗎?劉曉波有做到嗎?

幾個挪威國會糟老頭,挾持諾獎為美國利益與價值搖旗吶喊,基本上已侮辱了諾貝爾設立和平獎的原意。

嘿嘿,劉曉波,受僱於美國「民主中國」公司,月薪 13000元人民幣。曾瘋言中國要分裂成十八大塊,要被西方殖民管治三百年。這樣的主張配取得和平獎嗎?

這人面目可憎,我見到就想吐!
.
.
去年今日:葉已緣
.

2010年12月7日星期二

台灣購物之公仔篇

自細就喜歡公仔,較大就愛看公仔書,這興趣一直維持至今。這次去台灣,兩隻年紀已不算小的化骨龍嚷著要老豆買手信。又好,反正睇公仔買公仔是我的所好。去到景點購物點,我都特別留意,結果發現了像 the8 的公仔,又有神似我那蠱蠱惑惑小兒子的小黑炭頭。而第一個頗靚仔瀟灑的我希望我大兒子係咯,可惜佢仍然不肯修身,睇黎正向肥版宅男進發,真要氣死我這個二打六老豆!












小時候玩夜光珠,有一顆就已如獲至寶,眨眼間迄今已久違了近半世紀,想不到今次在台灣可以買到。回港後,我說要拿一兩個送人,兩隻化骨龍即喊打喊殺。唉,就範,下次有見到好的,買了就藏起來送人,免得俾哩兩條友打腳骨!
.
.
.
去年今日:校長賭馬
.

2010年12月6日星期一

他們的八舊,我的一舊

在義大皇冠住了一晚,第二天吃了個無比豐富的早餐。台灣呀,美食真的叫人停不了嘴,晚上的夜市,早上的自助,不胖起上來幾稀矣!

嘆完早餐,回房間去了,執拾後把行李拖到大堂去,卻看見幾個來自不同國家的猛男,穿戴了設計服,卻露出了那壯碩的身體,哇,健美到不得了。原來高雄正在搞甚麼男模特比賽,這幾個大概是得獎者罷。

大堂裏有另一個港團在等著,佔大多數的女團友們就更加雀躍了,紛紛與他們拍照。我們的團人少,平均年紀也比較大,最初大家都沒甚麼反應,後來被鬧哄哄的氣氛傳染了,陸續有團友走過去要求合照。他們也很友善,來者不拒。於是我也過去了,結果是他們的八舊,把我的那一舊影得如何的漏 bau, 呵呵,歲月,我是早已認命的了!

.

2010年12月4日星期六

摩天輪有幾幸福呢?



在高雄的那夜,住進了義大皇冠酒店。想不到這個中價團,可以住到這樣的檔次。

在這偏僻的高雄市郊,義大的兩組酒店就像黑夜裏的明珠。旅遊巴送我們一行人到酒店時,我們還道只是經過了罷,誰不知真的住這裏。下車取行李時,酒店購物商場上的摩天輪還在燦亮的轉著。到我安頓後到外面逛,已過了它的服務時間,巨大的轉輪已熄了燈,只有那五顏六色底部的廂座靜靜的懸著。

我有跟哪位女生坐過摩天輪呢?真想不起來,太模糊了。所以那種懸空共處,狹小空間裏相互倚偎的感覺,就像遇上一個陌生人,又像人生第一次去的地方,沒半點兒熟識。

那摩天輪真是幸福的嗎?






高手製作 MV:陳奕迅〈幸福摩天輪〉

.
.
去年今日:龍門裏外
.

2010年12月2日星期四

等待重來

蔚藍天色下的洋風教堂、吊車上遠眺的繞山雲霧、文武廟金光燦亮的藻井、潭邊觸手可及的一片湛藍、儷山林哲園會館的那檜木陳香...

這山這水這旅店,我最終是會重來的!







.
.
去年今日:校園婚禮
.

2010年12月1日星期三

申亞低 B 說

局長說 2023年他已經不在其位,亞運就算最終能在香港舉行也不是他的風光。

那麼若 2023年香港亞運因為條件根本不足而攪成一窩粥,也不是他的不風光了。

*****

運動員說希望香港可以申亞,期望香港市民可以給他們機會。

那等於說運動員到外地比賽是沒有機會的了。

*****

又有運動員說在主場比賽是許多運動員的夢想。

那等於說不在主場比賽就夢想破滅了,每屆亞運,原來都是有一大棚夢想破滅運動員參賽的。

*****

特區官員說搞亞運可以提升國際形象。

那就是說香港現在的國際形象還不夠好了,而以前辦過亞運的城市都好好了。

*****

政府說有七成中小學生支持申亞,那表示有高民意支持了。

呵呵,我那個腦筍未生埋只識跳飛機的小二外甥仔都支持申亞了,我有些讀書不成的學生都支持申亞了,好玩嘛,做乜唔玩?
.

2010年11月29日星期一

梅花三弄

看慣了國內少數民族,到了九族文化村,已不覺特別。那些拋上拋落的機動遊戲也不適合我,便在看那些民族棚屋之餘,影影週邊的花草。躑躅間,竟給我發現了幾樹早梅,在微風細雨之下,那艷紅的花瓣是交錯了時空的鑰,在這仲秋,忽爾冬來!






.
.
去年今日:威尼斯人
.

2010年11月28日星期日

我定是錯過了那片朝霞

日月潭的那夜,間中飄雨,讓我第二天早起看日出的動機簿弱了。房間又向內街,不能臨窗看到湖上的天色,結果是太眷戀那軟枕高牀,錯過了一天該很漂亮的朝霞。

懶牀到七時多,梳洗過後走到梯間的臨湖窗旁,才驚覺那湖光天色之美。那一刻,悔咎之情實在不能自已。日月潭的晴天該不會少,但能在我停駐湖邊這酒店出現,卻又機會難得啊!

結果是早餐不重要了,我用相機忘情拍下那仍很美的湖景,只是我知道,更美的彩霞天已離我而去,我是讓漂亮在我夢的沿上無聲流走,人生最璀璨的美早已是失諸交臂!


換了另一天,縱使是晴,那水紋仍會是不一樣的

那一葉孤舟,是為了我而補償嗎?

看著湛藍的水色吃早餐,可以坐上半天而不忍遽去

video
那真是靜的,聽到那鳥聲嗎?
.
.
.
去年今日:Somewhere in time
.

2010年11月26日星期五

好笑嘅男人葬花



話說哎吔校長貼了篇「日月潭那夜」,以為有嘢嘅8妹子即刻飊入黎,誰不知見到兩張單人床,知道冇嘢睇,噓一聲而散;但繼後入黎嘅大頭仔卻眼利,見到床上有花瓣,好奇地問點樣搞啲花瓣呢?哎吔校長懶文藝答咗,咖啡女皇路過,隨即插上一句。校長見招拆招,點知俾8妹子聽到,校長語音未落一個回馬槍從低角度直刺而上,哇,校長一個閃身,一個錯步,避過要害受創後,隨即氣走大小二週天,衣衫迸裂,摩雲手隨著回擊...


大頭仔說:
好溫暖的感覺!
床上啲花瓣咪要瞓之前攞開佢囉~


校長說:
大頭仔,咁酒店同間房嘅感覺真係暖嘅!
那些玫瑰花瓣 (哇你好眼利) 我咪攞去枱面放咯,爭啲攞去葬花添呀!


咖啡女皇說:
>>爭啲攞去葬花添呀!
笑死人咩!校長大人扛住把小鋤,挽住袋花,邊行邊吟林妹妹,扭下扭下...(小心喎)!


校長說:
haha, 乜你講到咁鬼乸架!男人葬花,可以好....好灑脫架!


8妹子說:
>> 男人葬花,可以好....好灑脫架!
對對對,可以好 man 咁將啲花塞入口,一路一路大叫『好走!』,最後以咀角沾著一片花瓣結束這個畫面。
諗起都覺得掂!


校長說:
no no no, 係男人脫去外衣,露出健碩嘅二頭肌、三角肌、胸肌,用起腱的手臂拿起鐵剷,叼著煙,掘個深兩尺的洞,然後把花瓣一把撒進洞裏,仰著頭,把香煙深吸一口後,凝視洞口三秒,接著把煙屁股用手指彈進穴裏,接著三剷就把穴填了,取回外衣,便頭也不回地回去...
um, 諗落都覺得掂!


哈哈,如此問答,怎能不誌?
.

2010年11月25日星期四

2010年11月24日星期三

日月潭那夜

儷山林哲園 是一間很有味道的酒店,大堂與客房的主體建築由台灣特有的 紅檜木 建造。一入酒店,你就會嗅到那木的香氣。酒店臨水而建,有專用碼頭。餐廳就像水榭,瀲灧的水波就在你前面湧盪。

那天,到酒店已然入夜,天還飄著時有時無的細雨。上房間安頓後就走到碼頭去,昏黃的燈光下那一個寂然的浮台,旁邊泊了兩艘遊艇,波聲寥落,湧動輕微,望遠是日月潭的那一片黝黑深遽。











.
.
.
去年今日:瘦與爆
.

2010年11月23日星期二

2010年11月22日星期一

西門町

在西門町街頭,一動不動的呆望報刊的他,背後該有故事。

.
.
.
去年今日:謝謝
.

2010年11月20日星期六

佛光留影





.
.
.
去年今日:可憐無數山
.

2010年11月18日星期四

幸遇星雲大師

遊高雄佛光山,沿斜斜的步道而上,到了許願池,導遊在介紹之際,回頭瞥見有汽車從步道緩慢駛上。他覺得奇怪,步道只給遊人信眾行走,怎麼會准許車子駛上了?

到車子駛近,卻原來裏面就是星雲大師,他坐在車頭司機位旁,笑容可掬地跟我們搖手、打招呼。我合什了,這一刻,我很有祥和的感覺。車子駛過後,我想,巧合真是要有很多條件與偶然才能成全的,一個只分多鐘的錯綜,可能就沒有這照面的緣份了。

團友事後都很雀躍,導遊更說大師近來多在美國而少在台灣,今次這麼巧他在這天回來了,又這麼巧我們正走在步道上,才能成就這見。

我又想,是星雲大師對信眾的關愛,特意讓車子沿步道而上,樂於見,本來就是一種欣悅的相顧啊!
.

下一站:印度

是心裏想了很久的念頭,該要開始籌劃了。
.

2010年11月15日星期一

今日明潭



日月潭原來真的本叫明潭。
.

2010年11月14日星期日

江山的文物,文物的江山

國民黨不能把整個江山帶到台灣,卻把整個江山最美的文物都帶到台灣去了。在故宮博物館看到的,都令我瞠目結舌,我從沒有試過在國內博物館得到相同的感動!

只可惜時間太短了,假如我再到台灣,其中一個原因必定是為了再遊故宮!

2010年11月13日星期六

做一晚台北人

land 咗,才知道行程 vice versa , 在有雨的台北,做了一晚台北人。

導遊說九月至十二月是季候風日子,台灣多雨,噢,偏偏在多雨的日子來台灣,不是很笨猩嗎?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幸好雨不大,在鼎泰豐晚飯後基本雨也停了。漫步台北街頭,也挺有舒徐閒適的感覺。


第一次換台幣,很新奇,因為想起常見常用的人民幣


這旗我小時候是很愛的,每逢雙十,家裏就一屋都是青天白日滿地紅


九份,微雨不斷,天色暗沉,難撮美景了


101大樓裏商户的金城武照,叫女博友暈其大浪的男人


雨霽後,台北街頭上的另一種濕紅流碧


沒搭捷運,但也走下去看看


港式文化中台開花,但這裏更走尖端,飲茶竟然通宵達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