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1日星期一

假期終站

.
轉眼間,暑假已成過去。

假如一個具特別意義的日子就叫階段,那麼熱始熱終,充滿內容,卻又仿如沒有內容的暑假,是多麼令人感喟!

世情幻變,感覺升起沉落,思維累了,就給我一張靠背椅罷,讓我深深躺入 .....
.
.
.

2009年8月30日星期日

2009年8月28日星期五

男人會痛

.
上週末在家裏弄晚飯,清炒菜芯是指定菜式。跟往常一樣,把菜洗過了,燒紅了鍋,落油。油滾熱後,稍稍把菜搖過,釋去多餘水份,就落鍋。結果,沙的一聲,這男人便付出了慘烈的代價。

可能是油落多了,又或者燒得太滾,菜附著的水仍多,結果油花四濺。這個在家裏愛赤著上身的男人,腹部被滾油濺中,痛得沒叫阿媽(真的沒叫,正在廳裏看影碟的兒子們還因劇情而高聲大笑)。我連忙左手開水喉用手掬水猛敷,右手繼續炒菜。菜炒好上了碟,才拿寶膚靈敷治。

飯後再細看傷勢,痛是不太痛了,但肚皮多了大大小小五十多個紅印,狀似出疹,又似天花,難看極了。也許這男人將來游泳都要穿泳衣啦!

說是男人會痛,因為正常來說,女人下厨不會不穿衣服 (特別玩意除外),甚至會加上圍裙。但我這個非洲土人托世就是不愛穿衣,結果重創。

書此文以警世,男人入厨,定要穿衣(特別玩意又除外),又或者不要炒菜,用水把菜煑熟算了。


後記:原本想貼張受傷的腩之照,但不想你們倒胃,還是不貼了!
.
.
.

2009年8月27日星期四

還有

.
千古成憾的除了牛郎織女,還有蒙塵夭折的唐玄宗與楊貴妃的戀情。



既然還有,何妨重温:


.
.
.

2009年8月26日星期三

原來七夕

.
己丑年七月初七。他們此日無悔,卻永生有憾!



網上照片


.
.
.

.

.
.
.

2009年8月24日星期一

隨意

.

.
.
.

2009年8月22日星期六

天涯歌女

.
虹穚跨過沱江,是入鳳凰主城區的正式通道。橋上兩旁都是店舖,你不能在橋內眺望江水,也看不到青天,走在橋上,卻不像身在橋內。

過了橋,便是鳳凰的核心地帶。那裏有繁榮的老街,儘多是賣銀器、牛骨梳子、薑糖、民族服飾擺設的店。也有賣草藥,壁上掛著山貓皮的舖,裏面大刺刺坐著該是個獵户的苗族漢子,形格粗獷,一臉江湖,氣度叫人喝采。

食店的爐頭大多臨街,上面往往掛著幾個咧嘴而笑的臘豬頭,地上擺了鑯籠,裏面瑟縮著待宰的禽與獸。沿路當然也不乏地攤,問價還價聲盈耳。走過城門的圓拱,幾個年輕人坐在石墩上彈唱,西方搖滾樂在古老的青石墙下往來激盪,對面坐著站著是一群年青的,不願遽去的觀眾。鳳凰的夜晚,熱鬧得不可開交。

看得差不多了,在城區內的攤檔啃了兩片西瓜,汁液從指縫溜到地上。往回頭路走,回到虹橋的這一邊,又是另一番景象。

路的一旁擺滿了日間才不見的熟食攤檔,河鮮山肴,應有盡有。煑食的蒸氣在燈光下幻成一片白霧。遊客、當地人正觥籌交錯,享受經濟豐裕帶來的歡愉,而最令我神往的,卻是那一縷歌聲.....

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孭著重重的背囊式喇叭,拿著結他,穿梭在桌子之間賣唱。那悠揚悅耳的歌聲使我在街的這一邊駐足了,我自路邊的手推車買了一杯酸梅湯,再來一杯冰甜酒,就坐在小板凳上,細聽她的歌聲。

藉歌而活,在鳳鳳的這個夜裏,就充滿了江湖浪盪之思了。






外篇:天涯歌女 MV
.
.
.
.

2009年8月20日星期四

2009年8月18日星期二

酒吧街

.
離開放河燈的水湄,往上走就是酒吧街。燈紅酒綠,喧囂不已。揚聲器轟出的西洋勁歌,把古城的典雅殺個片甲不留。

我知道,因為經濟起飛,因為遊人紛至,娛樂消閒都會向潮流的尖裏鑽,而代價就是,鳳凰的夜晚,已全然失落,那一片拙樸古雅的遺風。

沒有甚麼看頭了,隔河對岸酒吧的歌聲甚至越波而至,在交織的喧鬧聲中,紅燈籠掩映下,窗旁的一張素臉,已是在河這邊,唯一可以捕捉的定格。


想甚麼?

賣河燈
.
.
.
.

2009年8月15日星期六

小鞋子

.
小兒子喜歡籃球(有些我的影子),常在我面前自吹自擂,說甚麼跟同校的中六同學打也不輸蝕。個多星期前他發功了,旁敲側擊,半請半氹,說要買一對正式的籃球鞋。我慣例總跟他磨蹭一下,弄得他心癢癢的。

前幾天他跟我回校,完成工作後父子兩到太古城閒逛,竟然看到一對款式價錢都很吸引的鞋子。試過了,看他一臉渴望的,便買給他了。

回家後,我拿了相機,習慣為新鞋子留個紀錄。他穿了鞋,滿心歡喜的走了幾個運球步,跟著拿了球在試玩,哈哈,有板有眼,便成一景。

其實這鞋也不小啊,我也合穿。

孩子,投向光輝的目標!
.

2009年8月14日星期五

嘗試

.
嘗試黑白,嘗試反差,嘗試突顯,嘗試不以疲憊的臉示人。

.
.
.

2009年8月12日星期三

來許個願

.
放河燈是鳳凰另一個受歡迎活動。近黄昏,老老少少的販商,把紙紮的河燈拿到江邊叫賣。河燈造形結構有簡有繁,紙製的花托上都放了一小截蠟燭。

你買了,走到江邊水湄去,把蠟燭點燃了,許個願,把閃著火苗的燈放到水裏去。於是你的夢,你的願,便隨著汩汩水流,向沱江的波心,飄遠。


.
.
.

2009年8月8日星期六

鳳凰


.
這臨河古城原可繾綣,但太熱鬧太嘈吵了。失落了韻味的湘西邊城,傳奇已是逐日輕渺。



.
.
.

2009年8月4日星期二

水之舞

.
無人無山無雲,水縱舞而無色。有些美,原來是要相得,才能益彰。

誰在甚麼時候為這一泓水添上內容?又在甚麼時候,影逝了,此去無蹤。





攝於寶峰湖
.
.
.

2009年8月2日星期日

大熱

.
平均 34.6度,跑馬地 36, 黃大仙 37, 香港這兩天攪甚麼鬼?熱得如此厲害!向來不怕熱,少出汗的我,這兩天都要投降,恤衫上竟滲出了汗印,哈,可以做止汗香薰廣告了!



大熱不及哥哥熱,那陰陽融混的妖媚,百年難見!
.